地方资讯

安徽一大桥工程龙门架突然倒塌致2死1伤!现场发生了什么?

发布日期:2022-04-04 13:50   来源:未知   阅读:

  几十米高的龙门架为何倒塌?现场发生了什么?媒体记者联系了事故中的伤者,并走访事发现场。据悉,目前施工方已停止施工,事故原因等相关情况还在调查中。

  “当时就蒙了,后来的事情迷迷糊糊的。”29 日上午,在合肥滨湖医院,记者见到了受伤的赵师傅。躺在病床上的他正在吊水,左脚脚趾发青,腿部有擦破的痕迹。“现在胸口疼,全身左侧部位也有些疼。”赵师傅声音不大,显得有气无力。“他胸部好像有挫伤,从昨天到现在也没好好休息。”陪床工友表示。

  赵师傅告诉记者,事故发生在28 日下午4 点多,他和四五个工友在现场干活,龙门架突然倒塌,随后他被送到医院诊治。对其他工友受伤情况,他并不清楚。

  “听到消息,我们从宿舍开车过去帮忙。”陪床工友回忆,事发当天下午,他没上班,赶到现场时不到5 点。车子被挖机挡住,他和工友下车时,赵师傅已被送了出来,他紧跟着来到医院。“我们老家都是重庆的,一起打工能有个照应。”这名工友介绍,他们今年3 月来工地上班,每人分工不同,赵师傅负责钻孔,“也就干了3 个月吧,哪知道碰到了这样的事情,他家属在老家,还没赶过来。”

  记者从滨湖医院手足骨科获悉,赵师傅送医时,经诊断左足第一、二、三、四趾骨骨折,闭合性颅脑损伤,肺部挫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有损伤,生命体征从6 月28 日监测到6 月29 日中午,还算平稳。

  29 日中午,记者驱车赶到中派河大桥改建工程现场。记者在事发现场看到,几十米高的橙色龙门架发生倒塌,斜靠在旁边的水泥桥墩上,现场已没有工人作业。现场张贴的“环境污染防治公示牌”显示,该项目名称为“引江济淮G3 京台高速中派河大桥改建工程”,代建单位为“安徽省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施工单位为“贵州桥梁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安全生产单元预警牌”显示,单元名称为“排架桩及钢结构施工”。

  在现场,工地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因28 日下雨,工地未安排施工。那么,为何有工人在施工现场?这名工作人员表示,工人在对龙门架进行检修,现场有5 人,4 个人站在轨道梁上查看龙门架里面的配件,地面有一名指挥员。该工作人员称,出事的龙门架宽21 米,高32 米。

  如此重物因何倒塌?“可能是突遇大风,龙门架就倒了。”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场是一个风口,事发时风力很大,但具体原因还需要有关部门调查。

  “事故发生后,我们联系了消防、医院等应急救援部门,也向有关部门做了汇报。”该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展开了现场救援,但遗憾的是,一名工人在现场不幸身亡,有两名工人受伤送进医院,还有两名工人没有大碍,自己走了下来。

  就此事,29 日下午,记者联系了合肥市应急管理局调查统计处。负责调查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28日,他们接到事故消息后,迅速赶往现场。“到达现场是晚上8点左右,消防员正在现场救援一名被困工人,受伤的两名工人已被送往医院。”据介绍,救援是在晚上10点20分左右结束的。

  29日中午,合肥市应急管理局网站发布消息,28日16时19分,G3京台高速合肥经开区段中派河大桥改建工程发生一起龙门架倒塌事故,造成1人当场死亡,1人经医院救治无效死亡,1人受伤。记者了解到,目前施工方已停止施工,事故原因等相关情况还在调查中。

  3月13日,浙江宁波镇海区一建筑项目,塔吊外包装卸单位在进行塔吊拆除作业时,发生坍塌事故,造成3人死亡、1人受伤。

  4月19日,广东深圳一在建工地塔吊安装调式塔吊垂直度时、拆掉塔吊四个支撑腿中的两个支撑腿的全部6个螺丝,塔吊吊钩上吊着2个塔吊标准节,塔吊臂上走车到司机远端,造成塔吊基础连接处力矩增大,塔吊整体失稳倒塌,2死3伤。

  4月29日,山东济宁泗水一建筑工地塔吊塔吊折断,塔吊上工作的3名工人摔下后,1人死亡2人受伤。

  在吊装作业中,吊杆下、吊物下、被吊物起吊前区、导向滑轮钢绳三角区、快绳周围、站在斜拉的吊钩或导向滑轮受力方向等都是十分危险的,一旦发生危险极不易躲开。所以,工作人员的站位非常重要,不但自己要时刻注意,还需要互相提醒、检查落实,以防不测。

  吊装作业中,工作人员无吊索具安全系数的正确认知,往往以不断为使用的依据,致使超重作业总是处在危险状态。

  比如:物件估重,切割的彻底性,拆除件受挤压增加荷重,连接部位未经检查就强行起吊等。

  吊装作业与很多施工不一样,涉及面大,经常使用不同单位、不同类型的吊车。日常操作习惯、性能、指挥信号的差异等因素很容易引发误操作,所以要特别谨慎。

  高空吊装拆除时对被吊物要采取“锁”而不是“兜”;对被吊物的尖锐棱角要采取“垫”的措施。

  大件吊装拆除,吊车或机动卷扬机滚筒上缠绕的钢绳排列较松,致使受大负荷的快绳勒进绳束,造成快绳剧烈抖动,极易失稳,结果经常出现继续作业危险,停又停不下来的尴尬局面。

  临时吊鼻焊接强度不够。这里所讲的焊接强度不够,是指由于焊接母材表面锈蚀,施焊前清除锈斑不彻底,造成焊肉外表美观丰实,而实际焊肉与母材根本没有熔解在一起,载荷增加或受到冲击,便发生断裂。

  吊鼻受力方向单一。在吊立或放倒长柱形物体时,随着物体角度的变化,吊鼻的受力方向也在改变,而这种情况在设计与焊接吊鼻中考虑不足,致使有缺陷的吊鼻在起重作业中突然发生折断(掰断)。这类情况需要事先在吊鼻两侧焊接立板,立板大小厚度最好由技术人员设计。

  设立吊装工具或借助管道、结构等作吊点吊物缺乏理论计算,靠经验估算的吊装工具或管道、结构吊物承载力不够或局部承载力不够,一处失稳,导致整体坍塌。

  设立起重工具时,对因快绳夹角变化而导致滑轮和拴滑轮的绳索受力变化的认识不足,导向滑轮吨位选择过小,拴滑轮的绳索选择过细,受力过载后造成绳断轮飞。

  有很多事故是这样发生的,起重工作已经结束,当吊钩带着空绳索具运行时,自由状态下的吊索具挂拉住已摘钩的被吊物或其它物体,操作的司机或指挥人员如反应不及时,瞬间事故便发生了,而这类事故对作业人员和起重机具具有非常恶劣的后果。

  主要表现为内容不全,缺乏必要的数据或施工方法与实际操作情况不符,使施工方案变为应付上级检查过关的挡箭牌,而没有起到指导施工的作用。

  有的设备或构件由于安装工艺程序要求,需要先悬吊空中后就位固定,而有的悬吊物在空中停留时间较长,如果没有安全保险绳,一旦受到意外震动、冲击或焊把线等伤害,将造成悬吊物坠落的严重后果。

  如有的结构或平台上一班拆除但下班交接不清楚,张三搭的棚子能否上人王五不知道,甲单位切断了平台梁而乙单位继续往平台上放重物,以致造成临时支撑过载。结果是问题发生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吊车站位没有进行地下咨询;作业前对吊运物重量确认不准及周围环境中的高压线路、运转设备、煤氧管道泄漏点等隐患和业主单位的安全警示标志没有及时发现而吃大亏。

  有些人为了省事,找根绳扣就用,殊不知这是别人扔的报废的绳扣,有的受过内伤,有的局部退过火,还有的让电焊打过,而这些毛病和问题是不容易检查出来的;还有的贪图便宜购买非正式厂家生产的滑轮、吊环等不合格吊具,使工人作业时提心吊胆。为了确保施工安全,请不要用别人扔的绳扣,对损坏报废的绳扣及时切断,防止他人误用;不要购买非正式厂家生产的吊具。

  因为麻绳的承载性能远远不及钢绳,而且麻绳在日常保管及使用中极易遭受损害而降低抗拉力,所以,使用麻绳作安全绳起不到安全作用,反而使人产生心理依赖造成事故。

  大件吊装及高空作业下方危险区域未及时拉设安全警示区和安排安全监护人,导致他人不明情况进入危险区域而发生事故。

  吊车长臂杆起吊重物时,由于吊车臂杆受力下“刹”,杆头与重物重心垂直线改变,如起杆调正不准,将造成被吊重物瞬间移位,如作业人员考虑不周,没采取回避措施(特别是在空中),就可能是一起事故。

  由于翻转中重心在变换,如果计算不准,特别容易导致其中一台吊车过载失稳而发生问题,这方面如果发生问题不但威胁到人的安全,而且机械经济损失巨大,历史上有深刻的教训,需要特别引起施工及技术人员的重视。

  如在天车梁上作业,事先与天车司机联系确认不够或因天车司机忙中出错的误操作,由于未采取挂警示旗、警示灯、设车档等措施,致使天车突然出现,施工人员躲避不及发生意外。

  露天未安装完的龙门吊等起重设备没采取可靠的封固措施,使用中暂停的塔吊吊钩没升到安全位置或锚封在较轻的重物上等,一阵风刮来便可能造成事故,有时突然出现阵风暴雨使电源短路,想抬钩都来不及。所以,养成良好的施工作业习惯非常重要。再有,风天大件吊装必须要考虑风载对吊车的影响因素,有危险或风力超过安全规定时不要作业。

山东冠县鑫亚交通设施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高速公路波形护栏板,立柱,防阻块,柱帽,端头法兰立柱,防眩板支架等交通设施。